陈平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的学习速度超过西方的创新速度,所以可以后来居上。即使中国在资本、资源和劳力上都不占优势,但是中国可以靠着社会主义协作,这样造成的规模效应,还有人才产业的集聚效应,变成世界上最大的实体经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