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他站在科学、文学、电视的交点上——赵致真创作访谈
首页> 科普频道> 科学之子 > 正文

他站在科学、文学、电视的交点上——赵致真创作访谈

来源:皇冠hg00882019-03-25 09:4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姚利芬

  从《欢迎你,哈雷彗星》到《播火录》

  记者:能谈谈您从事科普电视事业的缘 起和历程吗?

  赵致真:我的科普电视片处女作是《欢迎你,哈雷彗星》。1985年,我从长江航运管理局创作室调到武汉电视台任副台长兼专题部主任。适逢哈雷彗星1986年回归的前夕,全世界的媒体争相报道。美国科学促进会还酝酿了一个“2061工程”——在哈雷彗星下次回归前大幅提高美国国民素质。但我们国内反响相对淡漠。我决定做个电视片试试看。那时的武汉电视台只有100多人,设备简陋,素材来源更极为有限。我们靠最原始的办法,制作了一部15分钟的电视片, 取名《欢迎你,哈雷彗星》,前一天刚送到中央电视台,第二天便在晚上黄金时段播出了。后来获得了全国专题节目一等奖、优秀 解说词奖。我深深震撼于电视的神奇功能和强大影响力。这次初试牛刀,成为我决心办好科普电视的起点。

  接着我拍摄了《我们应该长多高》《当我们站起来之后》《怪坡揭秘》。1994年,我们拍摄了《当彗星撞击木星的时候》,除了及时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南京紫金山天文台还作为主要宣传片对公众放映。在英国拉夫伯勒举行的国际科学与传媒大会上,这部片子获得了优秀节目奖,成为我们走向世界的开端。

  此后,比较重要的作品有《追寻永乐大钟》,在巴黎国际科技电视节上,和BBC等世界大台选送的节目同台竞技并获得大奖, 接着送到里斯本电视节、布达佩斯电视节又接连获奖。我清醒地认识到,不是我们的制作技巧特别高明,而是中国古代科技的伟大成就,令国际同行深深惊讶和叹服。武汉市政府以为我对做钟很有研究,就把全市迎接新千年的重点工程交给我们——在武汉黄鹤楼上铸造一口21吨重的“千年吉祥钟”。其中的故事起伏跌宕,险象环生。

  还有个小插曲,我们先后聘请五位专家写“钟铭”,可惜都不合用,最后临到浇铸, 我只能自己操刀,并登在《武汉晚报》上公示。为避免有掠美之嫌,随后出版的《武汉千年吉祥钟》一书的附录中收进了全部五位老师撰写的“钟铭”原文。

  2000年,我们摄制了另一部片子《守护敦煌》,获得多个国内奖项和巴黎电视节主席特别奖。我离开电视台长位置之前做的最后一部片子是《我们的宇宙》(3集),播出后曾受到多位天文学家的赞扬。几家出版社商量出版光碟和书籍,但由于我对其中太多的数据没有进一步核实,不敢贸然付梓,又抽不出时间仔细考订,一直拖到今天。

  作为电视台的“一把手”,我的这些科普电视片,都是在完成全台宣传、经营、管理工作,并在撰写许多时政、文教题材电视片之外挤出时间完成的。

  记者:您认为您最成功的三部科普作品 是哪三部?能谈一谈《播火录》的摄制和出版情况吗?

  赵致真:我最为呕心沥血、敝帚自珍的作品,要首推《科技与奥运》。2008年北京奥运会申办成功后我便下定决心,在中华民族百年梦圆的历史时刻,“科技之光”不能缺席。完成这部片子所经历的曲折艰辛难以尽述。我和“科技之光”的几个骨干在绝望中一度准备卖房子筹措资金,其实那个时候房子并不值钱。最后找到交通银行赞助了200万元。真正的“贵人”是央视体育频道主任江和平, 他在明知主要领导态度的情况下勇于担当, 为我们创造了最优厚的创作和播出条件。 《科技与奥运》是典型的“硬科普”,涉及各种力学原理,其中许多看似简单的问题迄无结论。我钻研了海量中外书刊和文献,并请北京大学工学院武际可教授担任顾问。当时栖身的居民楼天天有人装修房屋,如同坐在“响鼓重槌”中,以致我多次跑到地库的轿车里写作。这部35集系列片得到科学界高度认可,文字稿成为高教出版社《大众力学丛书》的第一本。我还被评上了北京奥运会先进科技工作者。《科技与奥运》没有做成“应景”的“易碎品”,体育运动中的力学原理不会过时,这部作品也因此获得持久的生命力。

  2010年上海世博会是又一件举国盛事,而百年世博恰好是近代科技史的一个现成框架。撰写20集《世博会的科学传奇》,最大的劳动量仍然是阅读。我在后记中写道:“恍然回到青年时代舍生忘死的高考阶段,但这次要考20多门功课”,“我们在家里两面墙上挂了一张3米长,1.5米宽的塑料布,制成一个巨大的表格,横栏列出历届主要世博会, 竖栏列出蒸汽机、航海、火车、汽车、电气等不同选题,上面逐渐贴满了繁星般的几千个小纸条,记载着不同世博会的不同事件”。为查证落实人物事件的来源出处,我们向全世界相关机构发了上百封电子邮件。每天夜里11点出门,开车到长安街溜一圈,回来后继续工作到凌晨2点。直到上海世博会开 幕,还有7集内容没有抢出来,只好把准备好的资料忍痛放弃。这部系列片在央视国际频道播出,同时参加了上海世博园展映。

  我最在意的作品还有《欢乐与智慧同行——2012龙年科技春节晚会》。创作一部“科技春晚”是我多年的心愿,这是一场两个半小时的晚会,我撰写了全场的串词、相声、小品、歌词,多次开车到工厂安排道具制作。节目摄录时和同伴熬夜到通宵。在当年全国上百场春晚中,这是花钱最少、明星最少、演播厅最小的春晚,但却是中国第一台“科 技春晚”,也是后来各种“科技秀”的先声。在中国广电学会举办的全国“春晚”评比中,《欢乐与智慧同行——2012龙年科技春节晚会》获得最佳节目奖、最佳创意奖、最佳导演奖。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老局长刘习良曾经在电话中勉励我,要把“科技春晚”做成一个品牌。可惜看到这个节目的人太少了, 节目是腊月二十八中午1点在北京电视台播出的。还有一段小故事,“科技春晚”本来说好了与湖北电视台联合摄制,原定在湖北卫视大年初二黄金时段播出。岂料湖北台台长突 然被调走了,新来的台长临时执意把我们的节目播出时间改为晚11点半到凌晨2点,成了真正的“衣锦夜行”。而众多热爱科学的观众根据节目预报准点收看“科技春晚”时,发现换成了湖北台的“春晚集萃”,其中竟然有和尚唱经的节目。一时舆论哗然,纷纷指责“传教顶替科学”。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简报中严肃批评了湖北电视台的失当。

  《播火录》是我制作科普电视片以来, 规模最大、覆盖最广的一部系列片。起源于20年前的老朋友钟制宪看了《世博会的科学传奇》觉得“不过瘾”,她侠肝义胆筹措资金,希望再拍摄一部“姐妹篇”。如果说世博会上登场的主要是发明家、企业家、工程师,这次要把目光转向主流科学家。我在 后记中写道:“熟读二十四史,就像对人生博弈的各种‘棋谱’‘残局’了然于心,能从中学习经验,避免错误,增加选项。读史的确使人睿智。然而,我们民族的历史也有 欠缺。翻遍卷帙浩繁的黄卷,鲜有近代科学实践的内容。可见我们向历史学习,还需要打开另一扇门户——世界近代科学史。我们无论怎样翻箱倒柜,也无法从经史子集中找到等价物和替代品的。”我把几十年“积攒”的有趣故事汇拢到一起,打破国界和时代界限,按照人文价值归类。但并非“主题先行”,通过广泛阅读和深入思考,最后写出的篇目已经完全不同于当初设计的框架。我们的团队走遍了世界各地,获取大量生动的第一手资料。2016年完成的《播火录》第一 季14集,在北京电视台和互联网上播出后得到好评。目前正在摄制第二季。“对选材从苛从严,宁遗毋滥;对史实追本穷源,匡谬归真;对歧异慎思明辨,择善而从。”这是我们创作《播火录》的基本守则。

  科普电视片的立体化传播

  记者:能谈一谈科普图书与科普电视片 的衍生关系吗?

  赵致真:我的电视片都是先有文字稿,再严格按照本子拍摄的。我一向反对把电视的脚本说成“解说词”,球赛和旅游节目才用得上“解说词”。我写的“电视文学稿”都是直接 拿来出书的。《科技与奥运》对应的图书是《奥运中的科技之光》,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被新闻出版总署列入“全国青少年百种 优秀读物推荐书目”。《世博会的科学传奇》 衍生的图书是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造物记》,被评为全国优秀科普图书一等奖。《播火录》的情况有所不同,电视片拍摄之初,就明确定位以出书为主,电视台播出为辅。

  我对书的情感是自幼养成的。这些年虽然在做电视,仍感受到书的生命力更持久, 影响力更长效,文化品位更高档。在喧闹一时的屏幕上,只有经过淘洗,达到一定层次的影视作品才值得出书。这也是电视片“修 成正果”的很好归宿。特别现在能够通过扫二维码在纸媒上看视频,书就更加功能齐全了。拿我们拍摄的小实验《神奇科学》来说,从来没有在任何电视台播出过,迄今为止,重版不下7次,发行量达几十万册。

  记者:除了科普图书,您还创作了一些科普散文,能谈一谈这些作品吗?

  赵致真:我的几乎所有科普电视片脚本,都作为“科学散文”在报纸杂志发表过。真正有点影响的科学散文是《我们的灵与肉》, 有20000字,漫谈人类精神和躯体的关系,以及心理卫生的体悟。这是2003年我被香港科技大学聘为“包玉刚杰出艺术家”后,为了给学生们演讲准备的稿子。当时香港由于“非典”流行,各种公共集会停止,演讲未能如期进行。讲稿发表在《十月》杂志上, 获多家媒体转载,并收进2004年的《中国最佳随笔》。另一篇《怎一个“老”字了得》, 有23000多字,讨论老年人的身心健康问题,是我应《当代健康报》邀请到济南做的报告,众多媒体不断转载。这些演讲都是急就章,因为其中有些数据和表达还需要进一步核对,所以我也没敢付梓出版。

  “我发表的科普评论都是在为科普电视争生存”

  记者:您有一些科普评论文章,这集中反映了您对科普电视片的一些思考,能具体谈谈吗?

  赵致真:首先我不是因为写作和编导电视片而成为“科普人”的,我最早是以推动科技在荧屏上传播而进入“科普圈”的。 1987年我在《光明日报》发表文章《荧屏,莫让科学叹息》,引起时任广电部长艾知生的关注和批示,并收进次年《广播电视年鉴》。我发表的科普电视评论,大都是为一些重要会议准备的发言,譬如1996年全国第一次科普工作会议上的《电视应担负起普及科学的道义责任》,在《人民日报》全文发表;1999年全国第二次科普工作会议的发言《深情奉献,科技之光》,刊登在《人民日报》千禧版上。其他诸如《中国电视和中国科普》《开办电视科技频道是中国科普的当务之急》《对中国科普现状的忧思和建言》等,都是在不同的国际、国内论坛上的讲演稿。《三网融合与中国科普电视的新生》,则是为国家“863”计划写的报告。这些文章的主题非常单纯,全都是为科普电视争生存、争地位、争权利、争名分,后来集中到呼吁开办电视科技频道。这次2018年科普作协年会上的发言《中国科普电视的历史经验和起死回生》,就是我在新时代的又一次建言。我多次说过,我的人生很失败,自己一 辈子的追求和主张未能实现,但也能坦然面对,失败不过是没有成功而已。

  文科出身的“科普人”

  记者:您是文科出身的,为什么会对科学情有独钟,并具有比较好的科学功底?

  赵致真:我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很喜欢数理化,成绩也在全年级名列前茅。1962年高考前很想报考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 我的一个长辈亲戚还在那里担任总支书记。她委婉地告诉我打消这个念头,因为我父母1957年被双双划为右派,那时虽然摘帽了,仍然怕政审过不了关。后来我读了武汉大学中文系,但始终关注科学发展,几乎购买了那个年代能买到的所有科普书籍。“文化大革命”中我被分配到山西煤矿中学,教过“工业基础知识”,为学生设计制作科学教具,在煤矿机修厂参加车工、钳工、锻工、铸造劳动,为矿工安装修理半导体收音机,冲洗放大照片。这些经历对我后来从事科普种下了很深的因果。“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调回武汉,我几乎订阅了所有严肃的科普期刊。1999年,我已经担任武汉电视台台长,受命负责在黄鹤楼上铸造21吨的“千年吉祥钟”,从选择厂家到设计方案和铸造工艺都要拿主意。我调侃说,这一年等于读了半个铸造专业。

  我在《科技与奥运》再版前言中写道:“我一向对‘文科出身’和‘理科出身’心存疑虑。二十来岁年纪,读了四五年大学(在我的时代,不少人进校便遇到‘文化大革命’),怎能从此贴上一成不变的‘出身’标签?人的学习是终身的,知识构建和事业重心也可以不断改变。”

  如若真要分“文科人士”和“理科人士”,早在高中就基本定型了,如同全能干细胞已经分化为多能或专能干细胞。大学文科、理科不过让他们类聚群分,各适其适而已。

  记者:请谈谈您早期从事文学创作的历程,以及对您后来从事科普创作的一些影响。

  赵致真:在山西煤矿期间我便为当年的“文艺调演”写剧本,主编《矿工文艺》。 1978年我在《长江文艺》发表第一篇正规的小说《在中秋节的圆月下》。此后写过电影剧本《难忘的岁月》,得到马烽、李准等名 家推荐和崔巍、马德波等电影界前辈肯定, 回到武汉后写了电影剧本《水上年华》,发表在《艺丛》杂志上,因为各种原因最后都没有投入拍摄。1982年在《青春》杂志发表的小说《调动之后》被《小说月报》和《新华文摘》转载,英语版《中国文学》译介到海外。先后在《人民文学》《广州文艺》《奔流》《四川文艺》《芳草》《青年作家》等期刊发表小说和报告文学,1984年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小说集《小巷的琴声》,次年出版报告文学集《黄鹤百年归》。按照正常生活轨迹,我应该在文艺界待下去了。当年武汉市打算调我担任市作协领导职务,考虑到父亲正担任市作协主席以及文艺界复杂的恩怨,便毅然抽身文艺界来到了电视台。

  文艺创作经历对我科普写作的最大影响,是电视文字稿要按文学标准来写。无论谋篇布局和遣词造句,都力求“郁郁乎文哉”。记得我在科普作协的会上说过,“科普作家比起其他作家,不应该是少了些文采, 而应该是多了些知识”。我自己的科普电视片文稿《追寻永乐大钟》《守护敦煌》《五环旗下的马蹄声》,都曾在《十月》杂志上发表,有些作品被《新华文摘》选用,收入中国作协每年度的《中国散文精选》。2014年 1月我曾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科学与文学相遇的地方》,呼吁科学家和文学家互相走近。

  科学诉诸理性,文学诉诸情感。我写科普作品,仍然是把爱憎、价值和激情作为灵魂的。

  我从来不写关于创作经验的文章,也不看这类文章。创作是很个人的事,要在实践中自己逐渐感悟。没有什么秘诀可以直接传授。

  记者:您认为科学知识和人文素养在科普创作中哪个更重要?

  赵致真:没有基本的科学知识,根本谈不上科普创作,连一般的文学艺术创作也不应违背科学常识。我在《大众力学丛书》十周年座谈会上有一段发言说,我初到电视台,“常常感受到周围‘文科思维’的误区, 譬如中央电视台的开播片头,两个电子在不同轨道绕核转动,突然相向碰撞而发出闪光,只考虑视觉效果,完全不顾科学原理。直到现在,央视新闻开场的地球都不按照23.44°的倾斜角自转,这本应是普及四季形成知识的好机会。再譬如当年我们台的少年 合唱团演出着名儿歌《种太阳》,‘一颗种到南极,一颗种到北冰洋’,为孩子灌输错误的概念。我后来开办《科技之光》节目,招聘的近40个记者是清一色的理工科大学生。”

  但“理工科背景”也有局限。首先现代科学分支越来越细,知识更新越来越快,科学界内部也同样隔行如隔山。何况还有学说门派的歧见。而专业知识艰深到一定程度,就超出了科普的“光谱”范围。

  我认为有两种能成功实现科普的模式:一种是双脚站在科学家队伍中,凭借权威的专业知识,向公众生动通俗地讲解自己本职的工作;另一种是双脚站在公众的行列中,凭着对科学的基本功底和学习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弄懂各种相关知识再讲述给公众。美国科学大师约翰·惠勒说:“要想了解一个新领域,就写一本关于那个领域的书。”可见科普写作不一定是把肚里现成的学问倒出来,也完全可以“临阵磨枪”和“现买现卖”。

  和世界优秀科普作家相比,我们的主要差距不是知识错误和硬伤过多,而是缺乏机智幽默的情趣、宽广辽阔的视野和博大深厚的人文情怀。

  “我想用时间换作品”

  记者:你曾经在国内外获得不少荣誉, 你如何看待科普工作的成就?

  赵致真:我的作品和我本人都获得了一些国内外奖项,这无疑是件愉快的事,获奖是一个重要尺度,是社会对你劳动成果的一种肯定形式,但也不能过分在意和当真。譬如我获得1999年意大利普利莫·罗菲斯国际科普奖,难道中国送别的候选人去参评,就一定评不上吗?我觉得当年比我有资格的 人很多,见到有好心的报道说这个奖是科普界的“诺贝尔奖”,我就会脸红。我还当过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卡林加奖的中国候选人,但却落了榜,这和国际的政治气候、评委的个人倾向、候选者的数量都密切相关。我当过巴黎国际科技电视节、蒙特利尔国际科技电视节、欧里亚克电视节、里约热内卢电影电视节的评委,深深知道评奖中的偶然性和随机性。对这些奖当然要争取, 也要尊重,但如果认为都是神圣的金标准和金桂冠,则未免“捡根棒槌当了针”。我的 《播火录》中用4集写《另眼看诺奖》,可以算是我对这类问题集中的观察和思考。

  记者:您是老骥伏枥,退而不休,能介绍一下你当前的工作情况和今后打算吗?

  赵致真:我现在一起床就坐在电脑前,每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写作的主要资料素材贮存在许多大容量硬盘中,一百年间的《科学美国人》《伦敦新闻画报》《大英百科全书》《美国大众机械》等,电子版有好几个TB,胜过了我满屋子的书籍。和《科技之光》的伙伴们通过各种云盘传递视频素材,学习操作常用的软件插件,也算“乱打三年成教师”了。今天做学问真是幸福。我还暗自庆幸当年在高中学的是英语而不是普遍开设的俄语,使我不但在电视台翻译过两部系列电视片,还大大有助于今天在网上畅意遨游。

  回忆15年前我写《怎一个“老”字了得》时,还是以局外人和旁观者的身份侃侃而谈,今天真轮到自己“进入角色”了。我在《播火录》后记中说,“我已经过了古稀之年。早该走生命的下坡路了,却还在坚持年年爬坡。人们用钱买黄金为了保值,我想用时间换作品,也是生命的保值。”我在北京出版社70周年社庆时发言说,“每完成一部文稿,便会减少一分对离开这个世界的恐惧和遗憾。”我当然有自知之明,自己写下的这些文字有多大价值?我到过多个世界级的 大图书馆,那书籍海洋里的每一滴水,都是我所不认识的人、在不知什么时间地点撒下的心血。我的这点涓滴之劳也将汇入其中,想到这里,心中便会充满温暖的情感。

  眼下先把《播火录》后14集写完拍好, 把几本齐头并进的书完成,再和伙伴一起争取把酝酿多年的几个电视片做出来,还要留点时间和清醒写写回忆录,经历过如此动荡多变的岁月,一个老人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时易逝,心徒壮,岁将零。”我希望能实现最后的人生目标。

  (采访者姚利芬为中国科普研究所助理 研究员,《科普创作》执行编辑)

  转载于《科普创作》2019年3月 第1期

[ 责编:战钊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  不同于太阳能电池板将阳光转变为电能,太阳帆飞行器利用太阳光的光子动量作为动力。2015年,美国行星学会曾发射并测试了“光帆1号”,当时成功验证了光帆展开系统,但由于轨道高度较低,从太阳光中获取的动力未能克服地球大气的阻力。
2019-08-02 11:42
美国一项新研究发现,被视为帕金森病“元凶”之一的一种蛋白其实也发挥着修复DNA(脱氧核糖核酸)断裂损伤的关键功能,能帮助预防帕金森病患者的脑细胞死亡。
2019-08-02 10:25
今年中科院公布的181名初步候选人中,数学物理学部29人、化学部28人、生命科学和医学学部32人、地学部27人、信息技术科学部26人、技术科学部39人。
2019-08-02 10:22
近年来,推动电信普遍服务与网络扶贫工作成效显着。前三批试点支持行政村通光纤,27个省份13万个行政村纳入试点;第四批、第五批试点开始支持行政村通4G,共部署3.6万个4G基站建设。
2019-08-02 09:57
中国石化胜利油田科研人员研发的一批高端生物制剂被送到油田注水站,用于注入配聚水中以提高采油成功率,效果不错。聚合物溶液黏度由30提升到50不容易,足足花费了油田科研人员6年时间。
2019-08-02 09:53
内蒙古希捷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自主研发生产的稀土基脱硝催化剂已安全使用超过24000小时,性能稳定,仍在安全运行中。自此,如何在催化剂中充分利用好稀土材料独特的4f轨道结构和优异的氧化还原性质,成为高新技术企业研发团队研究的重点。
2019-08-02 09:48
生物钟基因在肿瘤细胞自噬中新功能的发现,有望为恶性肿瘤治疗提供新策略,具有重要的理论和转化学意义。为此,团队在人类肿瘤细胞系和小鼠模型中,通过研究,证实了生物钟能参与“自噬调控肿瘤细胞铁死亡”的事实。
2019-08-02 09:43
模仿变色龙的原理,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杜学敏团队研制出了能通过颜色变化进而实现与环境交互,同时还能运动的软体爬行机器人。
2019-08-02 09:41
2018年,我国科研投入已达到1.96万亿元人民币,科研实验室的建设规模正在快速扩大。不插电的实验室实施就是把施工过程中的安全风险和安全隐患直接排除在实施过程之外,自然产生不了事故。
2019-08-02 09:39
森林垂直群落构建机制是群落生态学研究的一个重要科学问题。长期以来,在森林群落中,生态过程在不同空间尺度和不同垂直结构中的作用尚不清楚,需要量化不同生态因子对群落构建作用的影响。
2019-08-02 09:38
灌溉工程遗产服务灌区现代化建设论坛7月31日在京举行。据介绍,河套灌区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黄河“几”字弯最北端,是我国着名的古灌区之一,目前灌溉面积为1020万亩。
2019-08-02 09:35
作为仅存的几种大型食草动物之一,森林大象食用100多种水果、践踏灌木丛、撞翻树木,以“种子传播器”和“森林推土机”的形象塑造着周围环境。
2019-08-02 09:34
“进步MS-12”货运飞船在发射约9分钟后与火箭分离,3小时19分后与国际空间站成功对接,这是国际空间站历史上最快的货运速度纪录。
2019-08-02 09:33
需要使用电子显微镜才能看到其真实结构,其中热塑层夹在钯金电极之间,用黏合剂硅胶黏合在底部的塑料件上。研究人员表示,将原型“机器小强”的一条腿换做两条,其爬行速度会更快。
2019-08-02 09:30
在一个距离我们31光年的M型红矮星系统中,很可能存在一个宜居星球。TESS没有观测到这个行星的凌日现象,这表明其公转轨道与GJ357b的公转轨道并不在一个平面上。
2019-08-02 09:29
复旦大学物理系吴施伟课题组与华盛顿大学许晓栋课题组合作,在二维磁性材料双层三碘化铬中观测到源于层间反铁磁结构的非互易二次谐波非线性光学响应,成功揭示了三碘化铬中层间反铁磁耦合与范德瓦尔斯堆叠结构的关联。
2019-08-02 09:28
8月17日-19日,第二届膜产业“马踏湖”高峰论坛暨中国国际高端材料博览会将在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举办,“重大项目对接会”、“百名博士桓台行、百所院校进桓台”等系列活动同期举行。
2019-08-02 14:10
来自清华大学等单位的研究人员开发出全球首款异构融合类脑计算芯片。施路平表示,虽然这只是一个非常初步的研究,但这项研究或能对人工通用智能研究的进一步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2019-08-02 09:27
为了解决这个长期存在的前沿问题,研究团队设计了双色脉冲相干激发方法,采用两个相位锁定的双色失谐脉冲激发量子二能级系统。
2019-08-01 10:37
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在小立碗藓多基因敲除体系研究中取得了重要进展。此项研究成果使得小立碗藓基因功能研究,尤其是基因家族功能的研究将变得更为高效。
2019-08-01 10:3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