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京城路灯进化史:路灯是这样亮起来的
首页> 文化频道> 人文百科 > 正文

京城路灯进化史:路灯是这样亮起来的

来源:北京日报2020-03-31 09:0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1958年,工人们在十三陵水库安装坝顶马路的路灯。

  夜幕降临,灯火辉煌,今天北京城的夜景常令网友大呼“美翻了”。这座古老与现代交融的城市,曾有这样一段记忆:昏黄的路灯下,孩子们跳皮筋、扇洋画,下象棋的老人因看不清,需要把棋子拿到眼前仔细端详……

  早年路灯像“香火头儿”

  新中国成立前,北京只有1.4万盏路灯,很多地方夜里都是伸手不见五指,常有人掉进臭水沟去,就是东单闹市,夜里也是黑暗世界。那时候,北京电压不足,像天安门前东西三座门倒是有路灯,可灯光却像个香火头儿,行人看不清路,往往踩一脚马粪回去。(1965年10月1日《北京日报》7版,《长安大道灯如昼》)

  新中国成立后,市民要求安装路灯、及时修理路灯的呼声越来越高,《北京日报》就经常收到读者来信。1953年,《北京日报》将读者晓谷“反映东单二条路灯坏了”的来信转交至当时的电业局,很快,东单二条的路灯便修好了。当年,电业局还对另一位读者反映的“在官马司增设路灯”的建议进行了调查,最终,为那一路段增设了三盏路灯,住户们非常满意。(1953年4月7日《北京日报》2版,《本市电业局认真处理人民来信受到读者称赞》)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城市照明有了很大发展,到1966年,全市路灯达到4.3万盏。进入上世纪80年代,伴随着首都电力供应调整,北京增加了对人民生活和农业的供电比重,城市照明重新起步,并逐渐驶入快行道。城区胡同小巷的路灯,原来都是40瓦或60瓦的白炽灯,到1980年上半年,原内城及外城范围内,东城区、西城区、原崇文区管界内已全部更换为80瓦高压水银荧光灯,亮度增加了5至7倍。而城近郊干道的路灯,原来使用的是高压水银荧光灯。到1980年5月底,北京三环路以里的干道,70%以上已经换成高压钠灯,亮度比原来提高3.5倍至7.5倍,首都机场公路全部换成400瓦高压钠灯,亮度提高了2.5倍。(1980年7月7日《北京日报》1版,《本市路灯照明近两年有较大改善》)

  在很多上岁数人的心中,儿时女孩子们在路灯下玩跳房子、跳皮筋,男孩子们在路灯下玩弹玻璃球、扇洋画或三角(用香烟盒叠成的)是一种美好的记忆。那时候,路灯瓦数不大,在下面看灯光甚至是昏黄的,可是这种光照却不妨碍孩子们玩捉迷藏。大人们也喜欢到路灯底下乘凉、下象棋,因光线太暗,年纪大的人看不清棋时还要把棋子拿到眼前去看……(2000年6月23日《北京日报》12版,《胡同路灯下》)

  难修理的“房上灯”

  路灯是一种重要的市政设施,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社会特别关注。

  1986年6月8日,《北京日报》2版刊发读者来信《私人盖房圈电闸路灯坏了无法修》,反映原崇文区营房中街以西很大一片路灯及厕所的照明灯不亮。原来,该地区法华寺街17号住户盖房时,将一根备有刀闸的电线杆圈入自家院里,该户人家又经常锁门,刀闸无法检修,导致路灯故障无法排除。

  此后一段时间,这种情况越发严重。《北京日报》2000年7月25日7版《路灯麻烦事多》一文这样写道:一些居民房把电线杆围在当中,形成了京城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房上灯”。截至2000年,北京市的“房上灯”将近700个,一旦损坏,维修特别困难。而随着电话、电视的发展,京城不少胡同里的路灯被缠上了密密麻麻的电线,远远看去如同蜘蛛网一般。由于白天没电,工人们只能在夜间修理,但面对错综复杂的各种电线,常常让人无从下手。

  上世纪90年代,机动车数量增长,汽车撞灯杆事故频发,也影响了居民用电。据《北京日报》1995年4月7日1版消息《京顺路数百灯杆仅存一尊“元老”》记载,当时京顺路三元桥至花梨坎这段16公里长的路共栽埋灯杆380余根,只有北皋附近的一根灯杆有幸没被撞过,这段路的灯杆维修量已占当时全市维修量的三分之一。

  实际上,仅1995年的头四个月,全市市区、近郊区就发生了58起汽车撞坏电线杆、路灯杆事故。当年2月4日,一辆运输卡车撞坏了南磨房地区两根电线杆和架在杆上的变压器,使该地区停电24小时,供电设施损失7万多元。当年3月9日,岳各庄路口发生同样事故,在5个小时内,近百家单位和上千户居民不能用电。

  开灯照路又照景

  1997年,北京市开始实施道路照明改造工程,让北京亮起来。

  按照北京市区路灯建设与改造5年至10年规划,首都市区路灯既要体现古都风貌,又要体现一流国际大都市魅力,改造的重点是提高道路照明水平。当时,全市共有8.3万余盏路灯,先期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以东西长安街为主线,随后是横贯东西的5条干路,纵贯南北的3条干路,以及二环、三环、四环和10条放射路逐步实施改造。除住宅区道路照明,其它道路的照明光源基本采用照度强、显色性好的高压钠灯,灯杆灯具采用铝合金和不锈钢材料,增加美观整齐效果,灯具加装有机玻璃罩,解决防尘防水防污染问题,提高照明效果。(1997年12月12日《北京日报》2版,《京城之夜将更辉煌》)

  除了道路照明的需要,1999年,北京市还实施了夜景照明工程,通过采用外照光、内透光、轮廓灯、艺术灯饰等多种照明方式,结合辅助照明,全面提高天安门地区及其四周建筑物、长安街沿线及其两侧标志性建筑物和北京城区南北中轴线上的天坛祈年殿、正阳门城楼、箭楼、天安门城楼、故宫、景山万春亭、钟楼、鼓楼等古建筑整体夜景照明亮度、层次和艺术观赏效果。前三门大街台基厂至和平门段的灯光隧道,复兴门、建国门立交桥上的彩虹门,用各色彩灯装扮起来的王府井大街、北京站前街、西单北大街、金融街、崇文门外大街、东便门角楼、广安门立交桥、虎坊路、大栅栏、石景山路等灯光夜景,把京城大街小巷辉映得更加古朴典雅。(1999年9月18日《北京日报》1版,《北京夜景照明工程完工》)

  那一年,《北京城市夜景照明管理办法》出台。此后,北京市夜景照明按平日、一般节假日和重大节日(包括重大庆典活动)三个等级开放和管理。节日越重大,北京的夜景越美。(1999年11月12日《北京日报》2版,《北京城市夜景照明管理办法》)

  路灯何时亮“看天”定

  路灯该开时不开,会影响日常生活,该灭时不灭,会浪费电力,而当极端天气出现时,路灯若还是死板地“按点儿开关”,也不合时宜。路灯究竟是怎么控制的呢?

  上世纪50年代,经常有读者向《北京日报》反映白天路灯长明的情况。据《北京日报》1954年5月13日2版文章《北京电业局积极设法解决路灯不按时开关问题》解释,那时候北京市的城内部分都有专路供电,开闭由变电站直接操作,路灯按季节及气候规定时间开闭。城外部分没有专路供电,路灯使用电磁开关。电磁开关的设备使用时间稍长,本身即能发生磁性,故有时不能按时熄灯。

  上世纪90年代至2000年,北京市使用的是路灯控制仪,按照时刻表操作,也不能按气候变化及时调整路灯开关时间。不过,2000年,市路灯管理处在右安门、香山、方庄、中关村和京昌公路五个地区试点安装了路灯遥控装置,取得成功。采用这种控制装置,通过数据网,开关可以随时掌握,如果碰上雨雪天,工作人员还能根据气候延长照明时间。(2001年1月12日《北京日报》5版,《雨雪天路灯延长照明》)

  此后几年,这项技术不断推广,到2006年夏季时,北京市区已有近四成、6万余盏路灯实现遥控灵活开启。2008年5月30日,北京市城市道路照明监控指挥中心正式启用。从那时起,工作人员开始通过监控中心显示的数据,在遇到阴雨、大风、浮尘等天气突变影响城市交通的情况下,提前开启路灯。(2008年5月31日《北京日报》6版,《恶劣天气到来路灯可提前开》)

  为节电双灯照明改单灯

  随着生产的发展和人们生活观念的改变,路灯节能提上了议事日程。

  2005年,北京市出台市政设施照明节电措施,要求全市城八区15万盏路灯一律由双灯照明改为单灯照明,如遇用电高峰,全市所有霓虹灯广告、户外灯箱广告必须关闭。根据规定,东长安街(东单以东)、西长安街(西单以西)、两广路、平安大街、二环路(部分路段)、三环路、四环路、白颐路的路灯,由双灯照明改为单灯照明。城八区其余路灯根据不同情况,逐渐由双灯照明改为单灯照明。在此基础上,超出城八区范围但仍在市路灯管理部门管辖范围内的所有路灯也由双灯照明改为单灯照明。

  据了解,这次路灯照明双灯变单灯,是熄灭一个灯头内两个灯泡中的一个,改后路灯照度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但仍然能够保障居民的正常出行需要。(2005年7月13日《北京日报》6版,《城八区15万盏路灯一律双灯改单灯》)

  此后,市区更换节能灯泡、郊区安装太阳能路灯的力度不断增强。如今,北京道路照明系统日趋科学化、人性化,同时体现出节能性和安全性,为美化城市夜景、维护交通安全、方便市民出行提供了保障。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河南出土鹅首曲颈青铜壶 内有不明液体

  • 云南高黎贡山发现珍稀濒危植物滇桐野生居群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5月23日,工人在唐山市曹妃甸区LNG项目第一阶段工程储罐建设工地施工(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5月23日,工人在唐山市曹妃甸区LNG项目第一阶段工程储罐建设工地施工(无人机照片)。
2020-05-24 14:50
5月2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名男子在林肯纪念堂休息放松。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22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2日19时32分(北京时间23日7时32分),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达1600481例,累计死亡病例达95921例。
2020-05-24 14:47
这是河南灵宝城烟遗址出土的仰韶早期器物(资料照片)。随着河南灵宝城烟遗址发掘的推进,一座制陶业特征显着的仰韶早期聚落揭开面纱,房址、陶窑、经淘洗加工的细泥块及大量草木灰、烧土等,为研究仰韶早期山区小遗址的聚落功能提供重要依据。
2020-05-24 14:45
新华社记者 孟鼎博 摄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北京城区。新华社发(陈钟昊 摄)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北京城区。新华社记者 孟鼎博 摄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北京城区。新华社记者 孟鼎博 摄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北京城区。
2020-05-24 14:45
5月23日,载有合安高铁建设所需最后一批长钢轨的列车驶入中铁十二局合安高铁长轨基地(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 摄  5月23日,在中铁十二局合安高铁长轨基地,工作人员进行卸轨作业。
2020-05-24 14:45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广西木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无人机全景照片)。广西木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广西河池市环江毛南族自治县西北部,属森林生态系统类型自然保护区。新华社记者 曹祎铭 摄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广西木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无人机照片)。
2020-05-24 09:55
这是5月19日拍摄的在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段发现的滇桐植株。新华社发(徐聪丽摄)  这是4月16日拍摄的在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段发现的滇桐枝条和叶片。
2020-05-24 09:57
5月23日,在老挝万象省庚凯村隧道的中老铁路施工现场,中老两国工人协力铺轨。新华社发(凯乔摄)  5月23日,在老挝万象省庚凯村隧道的中老铁路施工现场,中老两国工人协力铺轨。
2020-05-24 09:56
5月23日,工作人员为参加“公众科学日”活动的学生介绍珠峰站内的科研设备。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  5月23日,工作人员为参加“公众科学日”活动的学生介绍珠峰站内的科研设备。
2020-05-24 09:56
河南省三门峡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工作者近日在当地一个发掘现场,发现一个鹅首曲颈青铜壶。新华社记者 李丽静 摄  祝晓东说,当时的青铜壶壶首多为蒜头造型,以天鹅、大雁、鸭子等动物造型为壶首的也有,但较少。
2020-05-24 09:55
近年来,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在实施精准扶贫过程中,积极调整农业产业结构,通过“政府+合作社+农户”生产模式,引导樱桃种植向规模化、标准化、区域化方向发展。新华社记者 王晓 摄  5月22日,游客在赞皇县鲍家滩村采摘樱桃。
2020-05-22 17:24
5月22日,一只红嘴水鸡在莲叶间游弋。近日,贵阳市观山湖公园内大片盛开的莲花吸引了不少水鸟在其间嬉戏觅食。近日,贵阳市观山湖公园内大片盛开的莲花吸引了不少水鸟在其间嬉戏觅食。
2020-05-22 17:24
由于环境明显改善,进入夏季,巴里坤湿地出现了上百只鹅喉羚奔跑嬉戏的场景。也有其它野生鸟类,在湿地自由飞翔觅食。近年来,新疆哈密市巴里坤县加强对当地自然生态,湿地环境的保护,天然牧场面积逐渐扩大,野生动物增多。
2020-05-22 11:24
5月19日,在印度东部奥迪沙邦巴德拉克,工作人员在特强气旋风暴“安攀”来临前协助民众疏散撤离。
2020-05-22 09:26
这是在广西桂林市阳朔县兴坪镇拍摄的山水风光(5月21日摄,无人机全景照片)。初夏时节,在广西桂林市阳朔县兴坪镇,蓝天白云下,烟雨朦胧中,桂林山水尽显秀美。初夏时节,在广西桂林市阳朔县兴坪镇,蓝天白云下,烟雨朦胧中,桂林山水尽显秀美。
2020-05-22 09:26
5月21日,长兴县小浦镇方岩村的党员志愿者带领村民做垃圾分类游戏,通过游戏普及垃圾分类知识。
2020-05-22 09:25
茶是世界三大饮品之一,全球产茶国和地区达60多个,饮茶人口超过20亿。2019年12月,联合国大会宣布将每年5月21日确定为“国际茶日”,以赞美茶叶的经济、社会和文化价值,促进全球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2020-05-22 09:25
5月21日,测量登山队队员在下撤途中。为保障队员安全,测量登山队决定撤回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休整待命。为保障队员安全,测量登山队决定撤回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休整待命。
2020-05-22 09:2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