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韩熙载夜宴图》的迷与谜
首页> 文化频道> 人文百科 > 正文

《韩熙载夜宴图》的迷与谜

来源:解放日报2020-03-30 08:3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马凌

  《韩熙载夜宴图》是我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因其画面具有超强的叙事性,及画面背后的历史传奇,吸引了一大批研究者。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故宫博物院曾宣布将于今年展出《韩熙载夜宴图》,尽管由于疫情原因,观众暂时还无缘欣赏真迹,但无数爱好者已为之雀跃不已。

  复旦大学马凌教授对此画的探究,相信会给观众带来新的视角。

  因“入谜”而更“入迷”

  《韩熙载夜宴图》自问世以来,吸引了一大批画迷。究其原因,除了这幅画的工笔重彩、形色具臻外,恐怕还因为它留有诸多空白和谜团。

  首先是关于此画的创作缘由。一般有两种观点:一是南唐后主李煜出于担心或好奇,希望了解大臣韩熙载的夜宴细节。二是李煜对韩熙载的荒纵很恼火,于是派人画下夜宴的场景后再赐给韩熙载,“使其自愧”。

  其次,这幅画的顺序是否被打乱?仔细看主人公韩熙载所穿的衣服,在画中的第一段里,他穿黑色衣服,正襟危坐。第二段里,穿家常黄色衣服,为舞姬擂鼓助兴。第三段,又穿上黑色衣服洗手。第四段,穿白色衣服,脱得袒胸露腹。最后一段,重新穿上黄色衣服。最怪的是,送客的他手里还拿着擂鼓用的一对鼓槌。因此,有人怀疑,这是一幅顺序被打乱的“接卷”。

  此外,这幅作品究竟是不是五代时期顾闳中的真迹?如果是五代作品,为什么屏风上的花鸟山水是南宋风格?如果是写实之作,为什么画中的男女服装不属于同一朝代?假如它是南宋院中人笔,以其精工妍丽,也应是宫廷收藏或着录的对象,何以宫廷与画院没人提过片语只字?

  多少年来,众多此画的爱好者因“入迷”而“入谜”,也因“入谜”而更加“入迷”。从1954年启功先生发表文章《谈〈韩熙载夜宴图〉》以来,徐邦达、谢稚柳、沈从文、薛永年、陈葆真、巫鸿等海内外大家,傅熹年、台静农等知名文人,李松、余辉、邵晓峰、张朋川等专业研究人员,发表了研究成果近200项。近20年来,为解谜而来的画迷们,新见迭出,亦颇可一观。

  信息模糊的情报画

  《韩熙载夜宴图》常被视为“政治情报画”。有学者认为,此画以“真实可信”为追求,信息量比艺术性更重要。甚至有人觉得,此画可以视为现实主义杰作,足以媲美同时代的西方画作。但是,细心观察就会发现,虽然此画的作者有着高超的写实功力,可是他似乎志不在此。

  画面伊始,一张绚丽精美的床映入眼帘:高挂青色金花幔帐,下围白色淡花床帷,绘有山水小景的翡翠绿色围屏,镶有石绿牙子的席子,乱堆着一床红色洒金被子,还露出一柄琵琶,被子高高隆起。一幅画竟然以私密的卧床开卷,足够惊世骇俗。而离床不远处就是韩熙载和红衣宾客所在的榻。以今日的习惯看来,公共空间的厅堂与私密的卧室边界如此模糊,是否有些不妥?

  其实,从中国古代的美学传统来看,床与榻的距离,不过是种“虚拟”,就像京剧中的四个龙套足以代表千军万马一样,《韩熙载夜宴图》里的床榻与屏风,在横斜之间暗示了墙的存在。屏风床榻将整幅作品分隔出五个场景,疏密有致,过渡自然,是高超的境界,也是中国画特有的风格。

  《韩熙载夜宴图》共有两榻两床。在第三段中,韩熙载和四位仕女并坐在榻,就在他们身后不远,赫然是第二张床。红色洒金帐子,石青团花床帷,湖蓝色的被子隆起着,一只闲置的销金枕横卧在画屏前。床边还画着一柄立地大烛台,烧了一半的红烛点出“夜宴”主题。

  大致可以猜测的是:两张床上、锦被当中,都有人,甚至不止一人。不能确定是因为:床前没有脱下的鞋。韩熙载本人脱过鞋,在“清吹”一段,他袒腹摇扇,盘坐禅椅,一双敞口麻鞋摆在脚踏上,明晃晃的。可是在床榻前,都没有鞋。

  不妨大胆假设,如果不是画家嫌写实的鞋子纷然杂陈、破坏画面,就是因为世风保守,不便画出女子的绣鞋。还有一种可能:画家无意处理鞋子的问题。既然画家并非以照相式记录为追求,观者何必较真?床上到底有没有人,模棱两可,也恰是趣味所在。

  这样“信息模糊”的地方还有许多,比如画中出现人物共有46人次,而反复出现的、能通过相貌和衣着细节辨识的,只有韩熙载、红衣人、舞姬以及前两段里的三位官员。至于其他人物,总有一根式样不同的钗子、一截颜色不同的内衫、一撇多出来的胡子、一个少了的帛鱼,提示着“此非彼人”。

  从某种意义上,作为“政治情报画”的《韩熙载夜宴图》是不合格又合格的。不合格之处在于,它不以描绘人物关系和细节精确为追求;合格之处在于,它传达的确定信息是韩熙载的“清白”。他在所有场景中出现,身在绮罗群中,神情总是淡然的,眼梢眉角还有些闷闷不乐。

  谜底还从题跋中寻

  不少观众欣赏画作,都执着于解读画面本身。事实上,一幅画作的题跋暗藏着许多信息,是读懂一幅画的关键。

  《韩熙载夜宴图》中的各种题跋,是被打乱年代顺序重新装裱的。最古老的是画前残存的21字:“熙载风流清……为天官侍郎,以……修为时论所诮……旨着此图。”最后几个字可能是“某地某某奉旨着此图”,此句包含画家的姓名信息,可惜难见全貌,也留给后世颇富争议的作者之谜。

  有学者认为,题跋中的“风流清……”大概是“风流清旷”;“……修”则可能是“帷薄不修”。“帷薄”指古时用来分隔内外的帐帘,“帷薄不修”则指家中男女杂处。

  历史上第一次关于韩熙载的记载,是北宋野史《钓矶立谈》。韩熙载的好友史虚白为他辩护,说他蓄养艺伎,本是为了娱乐宾客,以招募天下英才。后来,政治环境恶劣,其虽有宰相之才而不得其位,方才“弥事荒宴”。

  第一次直接用“帷薄不修”一词的是《五代史补》,在其作者陶岳看来,韩熙载真是荒淫无耻,李煜找人画图指出他的过错,他却安然处之。

  此后,欧阳修《新五代史》和马令《南唐书》尽量对此淡而化之,他们解释说李煜原本预备任命韩熙载为宰相,奈何韩熙载姬妾众多、难以管束,只好作罢。

  替韩熙载辩护最有力的是陆游,他视韩熙载为“风流之冠”,说他蓄伎“自污”,是因为不肯做宰相,以保晚节。毕竟南唐已是风雨飘摇,韩熙载不愿做亡国之相。从此以后,文人原谅了文人,韩熙载“自污避相”,上承魏晋风度,下通禅宗色空,代表了士大夫的另类理想,哪怕帷薄不修,名士风流,无伤大雅。

  1079年,苏东坡的副官、湖州通判祖无颇写下了《韩熙载夜宴图题跋》,包含如下细节:“其卷首即门公生朱铣紫薇、郎粲状元及教坊副使李嘉明并其妹按胡琴,又公自击鼓,妓王屋山舞六幺”。当时有多个版本的《韩熙载夜宴图》流传,祖无颇看过的那幅和我们今日所见的人物和场景最为近似。可惜的是,故宫本的装裱中并没有这段文字。

  在《韩熙载夜宴图》的拖尾部分,有一段楷书抄录的跋文,内容是韩熙载小传,大约是元人所作。多个版本的故事,在此被捏合到一起,包括“自污避相”“后主每伺其家宴,命画工顾闳中辈丹青以进”等重要内容。它不仅照录祖无颇提到的卷首诸人,还把两位韩熙载密友加了进来,分别是太常博士陈致雍和门生舒雅。

  《韩熙载夜宴图》的资深画迷之一是乾隆皇帝,他读了拖尾的这段跋语后并不轻信,又找来陆游、欧阳修两种《新五代史》,参校之后慨叹:“记载之不可尽信如此。”乾隆在画中石绿屏风上钤盖“古稀天子”“太上皇帝”的大印。他对此图的最终评价是“绘事特精妙,故收之秘笈甲观中,以备鉴戒”。

  我同意乾隆皇帝的观点,归根结底,“绘事特精妙”才是最重要的。无论《韩熙载夜宴图》成于哪个朝代,它的艺术性都决定了它的经典地位。与其说它是“政治情报画”,不如说它是画家的炫技之作:那15幅屏风,山水、花鸟,无一不精。作者用了太多笔墨刻画琵琶上的装饰、被子上的锦纹、鼓架上的细枨,还有那么多华丽的仕女衣裙,上面的纹样细如发丝,也是痴绝。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河南出土鹅首曲颈青铜壶 内有不明液体

  • 云南高黎贡山发现珍稀濒危植物滇桐野生居群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5月23日,工人在唐山市曹妃甸区LNG项目第一阶段工程储罐建设工地施工(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5月23日,工人在唐山市曹妃甸区LNG项目第一阶段工程储罐建设工地施工(无人机照片)。
2020-05-24 14:50
5月2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名男子在林肯纪念堂休息放松。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22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2日19时32分(北京时间23日7时32分),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达1600481例,累计死亡病例达95921例。
2020-05-24 14:47
这是河南灵宝城烟遗址出土的仰韶早期器物(资料照片)。随着河南灵宝城烟遗址发掘的推进,一座制陶业特征显着的仰韶早期聚落揭开面纱,房址、陶窑、经淘洗加工的细泥块及大量草木灰、烧土等,为研究仰韶早期山区小遗址的聚落功能提供重要依据。
2020-05-24 14:45
新华社记者 孟鼎博 摄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北京城区。新华社发(陈钟昊 摄)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北京城区。新华社记者 孟鼎博 摄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北京城区。新华社记者 孟鼎博 摄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北京城区。
2020-05-24 14:45
5月23日,载有合安高铁建设所需最后一批长钢轨的列车驶入中铁十二局合安高铁长轨基地(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 摄  5月23日,在中铁十二局合安高铁长轨基地,工作人员进行卸轨作业。
2020-05-24 14:45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广西木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无人机全景照片)。广西木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广西河池市环江毛南族自治县西北部,属森林生态系统类型自然保护区。新华社记者 曹祎铭 摄  这是5月23日拍摄的广西木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无人机照片)。
2020-05-24 09:55
这是5月19日拍摄的在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段发现的滇桐植株。新华社发(徐聪丽摄)  这是4月16日拍摄的在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段发现的滇桐枝条和叶片。
2020-05-24 09:57
5月23日,在老挝万象省庚凯村隧道的中老铁路施工现场,中老两国工人协力铺轨。新华社发(凯乔摄)  5月23日,在老挝万象省庚凯村隧道的中老铁路施工现场,中老两国工人协力铺轨。
2020-05-24 09:56
5月23日,工作人员为参加“公众科学日”活动的学生介绍珠峰站内的科研设备。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  5月23日,工作人员为参加“公众科学日”活动的学生介绍珠峰站内的科研设备。
2020-05-24 09:56
河南省三门峡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工作者近日在当地一个发掘现场,发现一个鹅首曲颈青铜壶。新华社记者 李丽静 摄  祝晓东说,当时的青铜壶壶首多为蒜头造型,以天鹅、大雁、鸭子等动物造型为壶首的也有,但较少。
2020-05-24 09:55
近年来,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在实施精准扶贫过程中,积极调整农业产业结构,通过“政府+合作社+农户”生产模式,引导樱桃种植向规模化、标准化、区域化方向发展。新华社记者 王晓 摄  5月22日,游客在赞皇县鲍家滩村采摘樱桃。
2020-05-22 17:24
5月22日,一只红嘴水鸡在莲叶间游弋。近日,贵阳市观山湖公园内大片盛开的莲花吸引了不少水鸟在其间嬉戏觅食。近日,贵阳市观山湖公园内大片盛开的莲花吸引了不少水鸟在其间嬉戏觅食。
2020-05-22 17:24
由于环境明显改善,进入夏季,巴里坤湿地出现了上百只鹅喉羚奔跑嬉戏的场景。也有其它野生鸟类,在湿地自由飞翔觅食。近年来,新疆哈密市巴里坤县加强对当地自然生态,湿地环境的保护,天然牧场面积逐渐扩大,野生动物增多。
2020-05-22 11:24
5月19日,在印度东部奥迪沙邦巴德拉克,工作人员在特强气旋风暴“安攀”来临前协助民众疏散撤离。
2020-05-22 09:26
这是在广西桂林市阳朔县兴坪镇拍摄的山水风光(5月21日摄,无人机全景照片)。初夏时节,在广西桂林市阳朔县兴坪镇,蓝天白云下,烟雨朦胧中,桂林山水尽显秀美。初夏时节,在广西桂林市阳朔县兴坪镇,蓝天白云下,烟雨朦胧中,桂林山水尽显秀美。
2020-05-22 09:26
5月21日,长兴县小浦镇方岩村的党员志愿者带领村民做垃圾分类游戏,通过游戏普及垃圾分类知识。
2020-05-22 09:25
茶是世界三大饮品之一,全球产茶国和地区达60多个,饮茶人口超过20亿。2019年12月,联合国大会宣布将每年5月21日确定为“国际茶日”,以赞美茶叶的经济、社会和文化价值,促进全球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2020-05-22 09:25
5月21日,测量登山队队员在下撤途中。为保障队员安全,测量登山队决定撤回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休整待命。为保障队员安全,测量登山队决定撤回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休整待命。
2020-05-22 09:2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