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范仲淹念书时 每月有多少生活费?
首页> 文化频道> 人文百科 > 正文

范仲淹念书时 每月有多少生活费?

来源:北京青年报2019-10-11 08:5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范仲淹念书时 每月有多少生活费?

  《村童闹学图》 仇英

  范仲淹

  ◎李开周

  前段时间有一个热门话题:大学生一个月要花多少生活费,才算正常标准呢?有人说,至少两千;有人说,一千元足够了;还有人说,在消费比较高的一线城市读书,每月三千都得勒紧腰带。

  今天我们把这个话题往前延伸一下,延伸到千年以前的宋朝,看看宋朝的学生一个月能花多少钱。

  宋朝没有中学,上完小学就上大学

  要想知道宋朝学生的生活费,首先必须搞清楚宋朝都有哪些学校,因为学校不一样,花钱的地方也不一样。

  我们来给宋朝学校分分类。

  按照就读年龄和教育程度划分,宋朝的学校可以分成小学和大学。在宋朝,正常标准是八岁入小学,十五岁入大学。小学主要学基础知识,例如认字,练字,学习《三字经》(成书于宋朝)、《百家姓》(成书于宋朝)、《千家诗》(成书于宋朝)、《千字文》(成书于南北朝)等启蒙读物,接触《论语》、《孟子》、《易经》、《春秋》等儒家经典,附带学一些诗词韵律和计算技能;到了大学,开始深入学习儒家经典。

  有小学,有大学,那中学哪去了呢?对不起,宋朝没有中学。事实上,整个古代中国都没有中学,人们读完小学,就直接读大学。

  因为没有中学,所以小学的就读时间就变得很长,少则五六年,多则十几年。因为小学就读时间长,所以宋朝的小学生年龄差别就很大。宋徽宗在位时,首都开封国立小学共有一千名学生,年龄最小的才六岁,年龄最大的竟然有三十三岁。为什么会有三十多岁的小学生呢?一是因为有的学生入学很晚,十几岁才上小学;二是因为有的学生程度太差,学十几年还不能学完基础知识;三是因为当时的小学生并不仅仅是小学生,还包括很多相当于中学生的“小学生”。

  如果按照出资人来划分,宋朝学校又分为官学和私学。官学是政府办的,政府出资(也接受私人捐赠),非常正规,有严格的经费预算和指标限制,不是谁想上就能上的;私学是民间办的,私人出资(某些私学会得到官府补贴),包括学界大佬和退休官员创办的书院,包括地方士绅创办的义学,包括有钱之家内部搞的家塾,也包括在城市和乡村里星星点点的私塾。

  按照行政等级划分,官学还可以细分成直属于朝廷的太学、国子学、四门学,以及各府管辖的府学、各州管辖的州学、各县管辖的县学。

  跟现在比,宋朝官学的规模很小。宋徽宗在位时,拼命扩大官学的规模,把全国二十四个省级行政辖区(当时叫做“路”)的府学、州学、县学统统加起来,再算上等级最高的太学,拥有学籍的学生总共才十六万七千六百二十二人,而且这是宋朝官学的巅峰时期,此后全国官学的在籍学生数量始终在十万人以下。

  我为什么强调“在籍学生数量”呢?因为宋朝官学里还有一大批学生是没有学籍的。没错,他们在太学、府学、州学、县学里读书,但是并没有被官府统计在册。因为没有被官府统计在册,所以他们享受不到官府的补贴,他们是真正的自费生,平均开支自然要比在籍学生多一些。

  千古名臣范仲淹,当年曾是自费生

  比如说,范仲淹年轻时就是一个自费生。

  范仲淹两岁丧父,他母亲带他改嫁到一户姓朱的有钱人家。两岁大的孩子,当然没有记忆,他在朱家长大,在朱家的家塾里读书,一直以为自己就是朱家的子孙。直到二十岁那年,他劝朱家的两个同辈兄弟不要铺张浪费,人家非但不听,还嘲笑他:“吾自用朱家钱,何预汝事?”(南宋楼钥《范文正公年谱》)俺们花的是俺朱家的钱,跟你这个外姓有啥关系?听闻此言,范仲淹大惊,开始调查自己的身世,才知道他不姓朱,而是姓范。

  知道了身世以后,范仲淹不齿于寄人篱下,背上书箱离家出走。他母亲跑出来追他,他说:“母亲不要担心,儿子可以自立,等儿子金榜题名那天,再回来接您。”

  然后范仲淹单枪匹马来到当时的南京应天府,也就是现在的河南商丘,凭借优异成绩考进应天府的府学。那一年,他二十三岁。

  范仲淹在商丘官学昼夜苦读,学到打瞌睡,就用冰冷的井水来提神。他脱离了朱家的供养,断绝了经济来源,所以衣食拮据,生活上十分节俭。根据宋人笔记《东轩笔录》记载,范仲淹自做自吃,一天只吃两顿饭:每天睡前熬一锅粥,第二天早上,粥会凝结,他切成四块,用布包起来,带到应天府学,上午吃两块,傍晚再吃两块。冷粥寡淡无味,他只能用咸菜疙瘩下饭,天天如此。

  二十六岁那年,范仲淹得到应天府学的推荐,进京参加礼部考试,顺利通过;第二年又参加殿试,金榜题名;第三年参加“铨试”,也就是国家公务员选拔考试,再次通过;二十九岁那年,他获得了做官的资格,被派到安徽亳州做官,将母亲接到了任上。

  后来范仲淹当上大官,用积攒的俸禄在祖籍苏州买下几千亩地,为苏州范氏家族创办了一所义学,让所有该入学的范家子弟都能免费入学。

  范仲淹的故事非常励志,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当年他在应天府学读书时,完全是自力更生解决伙食问题的。按照宋朝的教育制度,府学里的在籍学生除了学费全免,还能享受免费伙食,甚至还有“灯油钱”、“薪炭钱”之类的生活补贴。如果过日子节俭一些,不但不用花自己的钱,甚至还能把一部分补贴省下来寄给家里人。可是范仲淹呢?每天两顿饭,自做自吃,过着冷粥就咸菜的艰苦日子,为啥?因为他没有学籍,因为他是一个自费生,享受不到免费伙食,领不到生活补贴。

  《宋史》里描写过官学里的自费生现象:“有司拘以定额,士游学校不被教养于学者,尚多有之。”有关部门受指标限制,学生数量一满,就不再给新来的学生注册学籍了,所以就有很多自费在官学就读的学生。

  宋朝官学的学籍指标很少,还拿宋徽宗在位时举例,每个县只能有一所县学,每所县学的学生定额是三十人到五十人;每个府也只办一所府学,每所府学的学生定额是一百人到一百五十人。超过这些定额,只能自费。

  那为什么不多办一些官学,多预留一些定额呢?原因很简单:办学需要花钱,养学生需要花钱,宋朝官府财力有限,能在全国范围内养十几万公办学校的学生,已经很不易了。

  穷学生几百文能吃饱,富学生几万文不够花

  现在我们来估算一下,范仲淹这个自费生在应天府学就读时能花多少生活费。

  前面说过,范仲淹每天只吃两顿冷粥,用咸菜疙瘩下饭。那时候,他二十岁挂零,正是能吃的时候,按照宋朝成年男子的正常饭量,每天大约要吃掉两升米,把咸菜算进去,总共相当于三升米。

  北宋中叶正常年份,一升米售价三文钱,三升米就是九文钱,一个月三十天,吃饭这方面的开支总共不到三百文。拙着《君子爱财:古代名人的经济生活》考证过北宋中叶铜钱的综合购买力,一文钱相当于现在人民币八毛,三百文就是两百多元。也就是说,如果不考虑其他开销的话,范仲淹每月生活费最多两三百元就够了。

  当然,范仲淹除了吃饭,还要穿衣、看病、购买纸笔。这些开支过于琐碎,很难统计,不过我们可以间接推算。查宋神宗在位时建康(今南京市)府学的补贴标准,每名“上舍生”(在籍学生当中成绩最优异的)每月可以领到三百文的生活补贴,每名“内舍生”(在籍学生当中成绩中等的)每月可以领到两百文的生活补贴。如果范仲淹想按“内舍生”的标准去生活,只需要在每月两百多文的饮食开销之外再加上两百文钱,总共也就是四百多文而已,折合人民币大约四百块钱。

  如果是家境富裕、生活奢侈的学生呢?那开销就大了去了。南宋中叶,一个名叫罗大经的学生进太学读书,发现一些太学生花钱大手大脚,嫌公共食堂的饭菜不好吃,自己花钱请厨子,偶尔还去外面酒楼聚餐:“亭榭帘幙,竞为靡丽,每一会饮,黄白错落。”房间布置得非常豪华,宴席上用的都是金银器皿。

  南宋中叶通行纸币,通货膨胀现象严重,一顿上好的宴席就要花几百贯,也就是几十万文。按照综合购买力折成人民币,即使以一贯纸币只等于人民币十块钱估算,聚餐一次也要造掉几千块钱。

  宋朝斥资兴办官学,是为了培养人才,不是为了培养只会花钱的废物,所以太学和府学里都有频繁的考试。每月一小考,每季一大考,每年一终考,以成绩划分等级,成绩好的学生成为“上舍生”,成绩差的学生成为“外舍生”,成绩中等的学生成为“内舍生”。上舍生和内舍生的补贴高,外舍生的补贴低,甚至不给补贴。

  我们可以推想一下:范仲淹学习那么刻苦,考试成绩必定优异,他刚进应天府学时确实是自费生,可是他每次考试都得优等,府学领导也许会高看一眼,破例给他注册学籍,让他得以享受上舍生或者内舍生的生活补贴。

  之所以这么推想,有两个理由:

  第一,范仲淹在应天府学读了好几年书,如果没有生活补贴,每天都是两顿冷粥就咸菜,肠胃肯定受不了;

  第二,范仲淹最后是被府学领导推荐到京师参加礼部考试的,如果他最后没有注册学籍,不太可能得到被推荐的机会。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娃娃庙会 感受年味

  • 唐代白瓷展亮相西安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当日,浙江省安吉县在灵峰街道大竹园村举办第四届“年味在安吉”活动,100余位老人、留学生等应邀参加长桌宴,提前感受温暖的年味。当日,浙江省安吉县在灵峰街道大竹园村举办第四届“年味在安吉”活动,100余位老人、留学生等应邀参加长桌宴,提前感受温暖的年味。
2020-01-05 09:16
当日,“金鼠贺岁 属你最棒”——天津市第十一届娃娃庙会在天津市少年儿童活动中心开幕。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1月4日,小朋友在庙会上表演节目。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1月4日,小朋友在庙会上观赏糖画作品。
2020-01-05 09:06
近日,“雪落长安——唐代的白瓷”展览在陕西西安唐皇城墙含光门遗址博物馆开幕。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这是“雪落长安——唐代的白瓷”展览上的展品(1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这是1月4日在“雪落长安——唐代的白瓷”展览上拍摄的展品。
2020-01-05 09:01
1月4日,在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过渡湾镇梅花寨云海滑雪场,一名小游客在滑雪教练的指导下练习滑雪。冬季里,人们走到户外,或感受冰雪运动的乐趣,或体验冬泳的酣畅,以多种方式度过美好的时光。
2020-01-05 08:58
新华社记者 张铖 摄  1月3日,在比利时布吕热莱特天堂动物园举行的“2019年度全球大熊猫奖”颁奖典礼上,饲养员为龙凤胎大熊猫“宝弟”、“宝妹”领取“年度熊猫幼仔奖”金奖。新华社记者 张铖 摄  1月3日,在比利时布吕热莱特天堂动物园,柏林动物园代表(左一、左二)在“2019年度全球大熊猫奖”颁奖典礼上领取“年度熊猫饲养员奖”金奖。
2020-01-05 08:54
在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黄花滩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李应川展示搬迁前的老家照片(2019年12月2日摄)。在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黄花滩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李应川在日光温室采摘辣椒(2019年12月2日摄)。
2020-01-05 08:49
这是内蒙古巴彦淖尔临河区马场地村黄河河道封河景象(1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云平 摄  这是内蒙古巴彦淖尔临河区马场地村黄河河道封河景象(1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云平 摄  1月3日,在内蒙古巴彦淖尔临河区马场地村黄河河道,临河区水务局河务管理中心主任乔建中(左)在查看封河情况。
2020-01-04 10:08
1月3日,中国铁路济南局临沂工务段工程技术员李奔腾在沂河特大桥桥梁连接处检查。
2020-01-04 10:07
这是1月3日拍摄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北线高速公路廊坊段王场互通枢纽(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这是1月3日拍摄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北线高速公路廊坊段王场互通枢纽(无人机照片)。
2020-01-04 10:02
当日,由北京市总工会主办的“最美劳动者 微笑带回家”大型公益活动颁奖和照片发放仪式在北京举行。北京市总工会开展的“最美劳动者 微笑带回家”大型公益活动,五年来始终聚焦快递、环卫、公交、保安、建筑、制造、服务等数十个行业的基层劳动者。
2020-01-04 09:55
冬季的新疆喀纳斯景区银装素裹,雪原、冰湖、雾凇相映,时而如一幅水墨画卷,时而又似一片童话世界。新华社记者 宋彦桦 摄  这是1月3日拍摄的喀纳斯河畔的雾凇景观(无人机照片)。
2020-01-04 09:54
1月3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为最近去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朱惟平、金茂芝、胡信佳举行熄灯、悼念仪式。
2020-01-03 13:34
连日来,黄河三盛公水利枢纽库区出现“水煮黄河”景观,黄河像煮饺子开了锅,远远望去整个库区雾气腾腾,蔚为壮观。
2020-01-03 09:37
当日是2020年第一个工作日,也是传统腊八节,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新乡桥工段长垣桥梁车间副工长顿麒,行走在几十米高的长东黄河大桥钢梁内腹板中,对大桥线路进行检查维修。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1月2日,顿麒在对大桥钢梁洞内高强度螺栓进行复紧作业。
2020-01-03 09:35
当日是腊八节,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涌泉庄举办传统秧歌、“腊八粥宴”等民俗活动,欢度腊八节。当日是腊八节,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涌泉庄举办传统秧歌、“腊八粥宴”等民俗活动,欢度腊八节。
2020-01-03 09:24
1月2日,选手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内制作冰雕。
2020-01-03 09:22
1月1日,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天心大队的交警在当晚人流量最大的湘江路西湖路口疏导保畅。新华社记者 张晓迎 摄  1月1日,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天心大队机动中队交警王政文在烟花表演过程中指挥路面交通。
2020-01-03 09:17
当日,土耳其议会召开紧急会议,通过授权土耳其政府向利比亚部署军队的议案。新华社发(穆斯塔法·卡亚 摄)  1月2日,在土耳其安卡拉,议员对议案进行表决。新华社发(穆斯塔法·卡亚 摄)  1月2日,在土耳其安卡拉,议员参加紧急会议。
2020-01-03 08:57
1月2日,巴林王储萨勒曼(右)在麦纳麦会见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现任秘书长阿卜杜勒·拉蒂夫·扎耶尼。据巴林通讯社报道,1月2日,巴林国王哈马德任命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现任秘书长阿卜杜勒·拉蒂夫·扎耶尼为巴林下一任外交大臣。
2020-01-03 08:56
加载更多